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武小学 坚毅堂

坚忍、奉公、力学、爱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送别诗改写(黄亦航、范嘉文、黄镜澎、黄睿雯、张曼婷、柯力玮)  

2015-12-02 15:46:46|  分类: 习作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送元二使安西

(张曼婷)

有一天,皇帝派元二去管安西。元二的好朋友王维知道了,便在元二出发前一天晚上,与元二聊天、喝酒。

“哎,过了今天,我们就很难再见到了,希望你能平平安安。”王维举着一小杯酒,悲伤地说道。

“是呀,后会有期吧!”元二也叹了一口气,忧伤地说道。

他望着一颗流星在夜空中划过,便许愿道:“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,彼此谁也不会忘记谁。”

许完愿,王维又倒了一些酒,举起酒杯,说道:“干了这杯酒,我祝你永远平平安安。”

元二也祝福道:“好,我也希望你能快快乐乐,不要整天为我担忧。”

他们微微一笑,端起酒杯,把酒一饮而尽。酒带着几分苦味,在他们的心里流淌着。

第二天,早上的谓城很美,天下着蒙蒙细雨。可王维早已没了观赏的兴致,因为元二马上就要走了。

“哎,”王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王维,你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?是不是我要去安西的缘故。好了,我不多说了,我要走了。”元二连忙起身告辞。

王维见了,赶紧把酒壶里最后一滴酒倒在两个酒杯中,轻轻地说道:“再喝一杯吧。”

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马上就要走了。”元二推辞道。

“就再喝最后一杯吧,你出了阳关就没有感情深厚的朋友了。”王维用哀求的语气说道。

“好吧。”元二只好答应了。

喝完酒,元二走了。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王维的眼里噙满了泪花。

 

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
范嘉文

清晨,渭城下的雨打湿了轻尘,王维和元二住的旅店周围的柳树显得格外青翠。王维知道了元二要出使阳关的消息,便和他送别。

这天晚上,王维和元二一整夜都没睡,一直在聊天喝酒。王维对元二说:“哎,老朋友,我实在不想你出远门哪。要知道,这离那有上千里远哪,就算骑马也要几年呢!”王维说着,不禁流下泪来。

元二擦了擦眼睛,声音有点哽咽:“是啊,不过这是皇帝交给我做的事,也没法子啊。”

王维看了看元二,眼睛中流露出不舍,他把双手搭在元二肩上,对他说道 :“元二,你走之后,一定要定期寄信给我啊。”说完,王维拿起了酒杯,饮了一口。“来,元二,你也喝一口吧。”王维恳求道。“好,干了这杯酒吧!”两人一口喝掉了杯里所有酒。这酒喝下去时,王维和元二感觉这酒有苦涩的味道,久久的存在心里,挥之不去。这是一杯离别的酒啊!

这时,天亮了,又下起了细雨。王维见状,马上拿起笔,在一张纸上写道: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“希望你看到这首诗,便会想起你的老朋友——王维。”王维说完,便目送着元二的背影消失在蒙蒙细雨中。

 

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改写

黄亦航

公元728年的阳春三月,我得知最亲密的故人孟浩然要乘船东下扬州广陵。于是,我特地约了他过几天在黄鹤楼见面。

几天以后,约定的时间到了,我早早地来到黄鹤楼的顶层。孟浩然还没有来,我就望着那碧绿的涛涛江水耐心的等着孟浩然。

过了半个时辰,孟浩然终于来了。我倒满一杯酒递给了他,然后,我与他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起了从前的那些往事。可是,时间飞快,到了该与孟浩然分别的时候,我跟他一起来到长江边,江浪一次又一次地拍击着岸边,江风轻柔地拂过我的面颊。我依依不舍地对孟浩然说:“孟浩然,你这一走,回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吧?”

孟浩然用他那沉稳的声音回答道:“不会的,我会经常回来看你。”我说:“那你一路保重!”孟浩然说:“不用担心,到了广陵我会写信给你的。”说完,他便扬帆起航,我大声喊“再会”孟浩然那沉稳的声音也说:“再会”我目送孟浩然的帆船渐渐远去,江面上似乎只剩下一叶小舟。那一定是孟浩然的舟。我看着那帆渐渐的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,我心里升起一股惆怅的感觉。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禁不住往下流,眼前的长江也变的模模糊糊。我漂泊在外孟浩然是我唯一的亲人,可他走了,我还剩下些什么呢?身旁美丽的花似乎让我想起了一件事。于是,我提笔在一块大石头上写道: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”远处传来了悠扬的琴声,但听在我的耳朵里却是沉重的鼓声。

江水呀,滔滔不绝的江水,请你把我对他的思念带给他吧!

 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四年级一班  黄镜澎

在一个鲜花盛开,百花齐放的阳春三月里,河岸两边的小柳树长得枝叶茂密,柔嫩如丝的枝条远远望去,像一团团随风飞舞的烟。

在传说有神仙在此乘黄鹤而去的黄鹤楼上,我正要给老朋友孟浩然践行呢!摆上几盘可口的小菜,端上一壶香甜的美酒,我向浩然敬了一杯,用左手的衣袖遮住右手手中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我问浩然:“孟兄,请问这次您将去何处?”浩然高兴地说:“这次我要东去广陵。”我羡慕地说:“这个时节广陵的景色一定美丽如画!”浩然摸着胡子,微笑着点了点头,仿佛已经陶醉置身于广陵的美景之中。我遗憾地说道:“小弟因有要事在身,不能一同前往,实在是可惜,可惜啊!”时间转眼即逝,我最后不舍地说:“孟兄,你即将远行,让我们再干了这最后一杯友情之酒吧!”浩然说:“好!”酒经过我的嘴里,仿佛有一丝淡淡的离别之苦,萦绕在心头。畅饮之后,我送孟浩然坐船去广陵。

回到黄鹤楼上,我久久伫立在那里,深情地看着远方的江面上,一只载着浩然东去的船。小船渐行渐远,最后在水天相接的地方消失,只看见滔滔不绝长江流水。

我翘首凝望着浩瀚无边的长江,思绪万千,似乎要将一片情意托付给江水,陪伴着小船,将友人浩然送到目的地。后来我写下了:

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故人西辞黄鹤楼,

烟花三月下杨州。

孤帆远影碧空尽,

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
 

改写《送元二使安西》

(黄睿雯)

清晨,渭城刚下了一场甘甜如酥的小雨。“哗哗”的雨声把王维从睡梦中惊醒了。王维轻轻地推开了窗户,只见一幅雨中的集市图,人们打着一把把好看的油布伞,似乎是开在雨中的鲜花。这时,有一只洁白的鸽子从窗前飞过,画了一道美丽的弧线。时不时传来几声莺叫来为它伴奏。王维无意之间看见了地上薄薄的灰尘被微雨打湿了,望着这样一幅浓浓的水墨画,王维想想自己,竟要在这样美的景色中,与老朋友分别。

中午,雨停了下来。王维放眼望去,盖有青瓦的客栈映衬着被雨涂完了颜色的翠绿的柳枝,显得格外新鲜,格外动人。王维推开了房门,去找元二。到了元二的宿舍,王维敲了敲门。元二把门打开,彬彬有礼、鞠着躬对王维说:“老朋友,快请进。”王维和元二走到饭桌前,坐了下去。王维和元二一起吐露心声,偶尔还会开个小玩笑。随着一杯杯酒喝到肚子里,一碟碟菜也吃到肚子里了。但那味道久久没有散去,王维感觉到就是苦的,因为今日他就要和元二分离了。王维和元二友谊的话怎么也说不完,好像被人打开了话匣子似的。元二快要和王维分别了,而酒和菜则是最好的送行礼物。王维闪着泪光,拿起酒杯说:“老朋友,请你再和我干一杯离别酒吧。出了阳关城,你以后就再也没有老朋友和你喝酒了。”元二拿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转眼间,分别的时间到了,千言万语从王维口中凝成了一句话。王维依依不舍,真诚地说:“老朋友,一路走好。”元二驾着马,骑一步,一回头,随着夕阳在王维的视野里消失了。一阵微风吹来,王维大声地对微风说:“微风,请你去安西对我的老朋友说,我们就算相隔千里,友谊也不会消失的。”

王维不禁作起了诗:送元二使安西。渭城朝雨邑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 

 

 

送 元 二 使 安 西

柯力玮   4年(1)班

有一天,皇帝叫元二出使去管理安西。可是,到安西要经过一个大荒漠,元二又不能不去,王维就很不放心,便尽力送元二到安西。

当他们到了渭城的时候,王维就不能再向前走了。他们在一间客舍过了一个晚上,但这个晚上他们并没有睡,而是一直在喝酒,聊天。因为这有可能是他们相处的最后一个晚上了,王维也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元二了。

早上,王维往窗外望,渭城下了一场细雨,把灰尘都冲掉了,空气也变的清新了。再看看柳树,被细雨冲洗后,青青的柳树变得非常的新,叶子随风而舞,但是,王维的脸上并没有一丝笑容,而是一脸忧愁,他皱着眉头,不断地叹气。元二看见了,问:“王维你怎么了?”“没什么事,我…只是…因为你就…唉…要走了,所以我非常担心…”之后,俩人都沉默了。突然,王维说:“我们再喝一杯酒吧,这是我敬你的最后一杯酒了。”说着,拿着酒向他祝福,这酒包含的可是浓浓的友情呀!。最后,他们出了客舍,王维带着毛馿,拱着手,对元二说:“保重,一路平安!在安西时要多写信给我呀,而且出了阳关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你的老朋友了。”“保重!”元二含着泪说。说完,就依依不舍地走了。

王维看着元二的背影,眼泪再也忍不住了,豆大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上滚了下来,非常担心,心想:元二,保重了!一定不要出事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